青开

所谓的正负能量

2014.11.18.10:37

刘可忆:

最近又开始睡得晚醒得早,一周下来也够不上30个小时,没有大事发生,没有疾病缠身,没有风餐露宿,就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。放以前我可能又是用大段大段的文字来宣泄或疏解,但随着岁月的碾轧,才渐渐发现人在特别悲痛或者狂喜的时候反而无话可说。倒是平常里不痛不痒的感触让人喋喋不休。


 


是呢。有话想说总是好的,哪怕句句废话毫无营养。最怕是喜怒悲怆全部沉压在心底,不释放,不触碰,任其在里面发酵扎根直至一个跨步都能痛彻筋骨。我们常说要远离要削减所谓的负能量,要传播要储存所谓的正能量,许是因为我们深怕被阴郁笼罩,被黑暗所吞噬,所以我们热衷于追随那些所谓正面的阳光的心理暗示,我们抵触于那些阴暗的消极的情绪污染,可在这个自动滤化的过程中,我们是否应该留点空隙认清真实的自己,让那些被压抑的扭曲的所谓阴暗的角落见一见天日。


 


藏着捂着永远解决不了问题,它只是在拖延,只是在为日后的人生灾难囤积燃料,这一路的跌跌撞撞,我们早该明白有些残忍的,鲜血淋漓的现实并非是闭上眼睛就看不见的负能量,真正的负能量不是抱怨,不是消极,而是冷漠的,不停的,否定一切。而真正的正能量也不是闪闪发光的光荣事件,而是从心底对外界有温度的接纳和融入,以及在琐碎冗长生命里对自己以及他人的爱意和期许。


 


而这些并不是我们去看几本书,几段话,接触几个人,经历几件事就能定性和改变的,所以,我们所抗拒的恰恰是内心里被强行压制的,我们所渴求的也恰恰是骨子里所缺少的。没有旁人和岁月把我们变成好人或者坏人,一切都取决于我们原本是什么样的人,以及我们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
 

评论

热度(93)

  1. 漫长的白日梦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赞!